志愿者故事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会酸了鼻子红

发布时间:2015-11-17    浏览量:153
引子

陕西慧灵成立13年了,这13个年头里有诸多爱心企业、个人的支持,亦离不开那些陪伴智障人士一届又一届来自各大高校大学生志愿者的陪伴,而那些陪伴里留下的点滴故事,值得我们记住。不知道你会不会和贰菇凉一样在看到这些词组时莫名的酸了鼻子红了眼眶,这不是难过,是真实的喜悦,在陪伴的岁月里,那些亲近的人最真实的感受,有的或许是第一次接触智障人士这个群里,有的或许是某件事情的有感而发,而不管如何,感谢这些陪伴我们的人,友谊长存。

Part 1

来自西北政法 杨欢 分享

 

 

   今天去了慧灵,每周一次的慧灵之旅是每周一次通往家的旅程。在步履不停的匆匆里可以在慧灵停驻,是等待灵魂赶上步伐的驻足。
   从大一到大二,和学员相处的短短时光里,慢慢发现是他们在给我们帮助,而不是我们在给他们帮助。曾经拜访过慧灵的一位老师,正如他所表达的一样----起初是他们离不开我们,后来是我们离不开他们。
我一直都排斥甚至反感将学员们看成特殊群体的想法或行为,一直都排斥甚至反感泛滥的同情与盲目的自我感动。因为坚信“人心简单才快乐”,所以相信他们在某些时刻比我们更能触碰到快乐:因为深信“生命简单才幸福”,所以相信他们在某些时刻远比我们更能触摸到幸福。
   在茫茫人海里,我是沧海的一粟。不做你世界,只做你肩膀。愿陪你把原路感想活出答案,愿陪你把独自孤单变成勇敢。一次次失去又重来,我不会离开,陪伴是我对你最深情的告白。
陪学员们度过漫长岁月的老师与志愿者们,谨以此文与大家共勉-----把陪伴变成美好告白。

 

 

Part 2

来自长安大学公路学院青联 杨强 分享

 

 

   历经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来到了慧灵。看到这群天真无邪的孩子,虽然他们有的甚至比我还大,但他们的心理年龄却远比我们小。上天给了他们健全的体格,却没能够给他们正常的智商,确乎很不公平。那个听着音乐独自陶醉的胖小伙子,那个叫着嚷着要考取研究生的中年妇女,还有那个不愿意和别人讲话,却独自一个人画画也许心怀画家梦的小姑娘,这些场景至今依然历历在目。他们也许未能感到上天对自己的不公,也没有因为自己在许多方面能力的低下而放弃,他们依然尽自己所能享受着生活,追求着美好。也许他们的理想,相对于他们的智商来说,也许只是一条渐近线,即使无限努力也难以触及,但我想,他们可以自豪地说:“我尽力了!”再想想我们这些正常人,当我们因为几道复杂的高数题而不愿思考,抄袭答案时,当我们面对生活上的困难而不愿努力,苟且隐忍是,当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沉沦迷茫时,若想想他们,我们真应当惭愧。因为,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临终时,不会因为虚度光阴而悔恨,也不会因为浑浑噩噩而羞愧,他可以自豪地说:“我一生都在为理想而奋斗!”

 

 

Part 3

来自西北政法 孙叶彤 分享

 

 

想看西游记的孤独女孩
十二点四十,南门集合。
公交,地铁,城墙,小巷,水果摊,慧灵。
刚进去的那一瞬间,真的百感交集 。
有孩子傻傻的笑着叫我们姐姐,姐姐。他们好像很笨拙的去发出这两个字节,就像他们笨拙的去拉临近的人的手一样。
或许称他们为孩子不是适合,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要比我大上许多。但他们的眼睛却有一种很纯粹的东西,就像找到了很久之前的自己。
我只能微笑,只能微笑。我不知道要怎么和他们去表示友好。
在路上的时候,学姐告诉我,他们有时候会跟排斥对于他们来说的外来入侵者。
我想在那时我就是一个外来者,我得去表达我的友好而不是贸然闯入。
我跟队是一组比较严重的自闭症孩子,他们不愿意和我们交流。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哪怕说的话词不达意,呜呜啊啊。但是很固执的一种情感,存在于他们的认知里。
上帝在造他们的时候没有给他们完整的身体,却给了他们另一个世界,那里没有我们的浮沉荡漾,却有最澄净的情感。
我从头到尾和一个叫茵茵的女孩在一起,很可爱的名字,穿着一件粉色的运动衣。
她因为眼睛看不见一手掌之外的东西,所以格外的依赖站在自己身边的人。一路上,她都紧拽住我的衣袖。
路的两边,有很多卖水果的地方。她想要靠近一点去看清楚,但是由于身体的原因,我不能让她靠的太前,我知道,她很渴望。但是,抱歉,我亲爱的小孩。
她问我的第一句话是,姐姐,你看西游记吗?
可是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第二次,她问我,姐姐,今天晚上你干什么?我看西游记?
我还是猜不到她在说什么。
只能望着她微笑,第一次感到自己无力到极点。
我们到公园后,带队的老师让她自己走,她抓着我的手没有放开。老师对她说,妈妈说茵茵要好好跑步,以后可以去做运动员。她放开了我的手,自己向前走去。一切的东西对于她来说,都像是一件新奇无与伦比的玩具。我们走过草地,绕过树根,避开坑洼,就这样一直走着。
她坐到木椅上,拍了下,示意我也坐下。她将头抵在我的背上,阳光打在她厚厚的镜片上。惬意而温柔。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停的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语。
但是,她一直在重复。
爸爸,我要看西游记。
妈妈,我晚上想看西游记。
爸爸。
妈妈。
爸爸。
此时正是绿色的树,白色的云。
在最后,我揣摩到了她究竟在说什么。
可是,她已经不愿意和我交流。
她之前问我的几个问题,我都没猜出来。
可能,我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不会说话的木头人。
我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要吃炸酱面。
之后再见。
而现在,她可能在看西游记了吧。
希望她的爸爸妈妈也会在她的身边。
最后,致敬那些陪伴他们成长的亲人和老师。
谢谢今天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几位同学和公交车上分我一半座位的女孩。